• Home 《匣心记》:开创古言新门类,首次全方位呈现

《匣心记》:开创古言新门类,首次全方位呈现

  《匣心记》:开创古言新门类,首次全方位呈现
  

  古言界最美女神伍倩,唯美书写“花与王”旷世虐恋
  

  “一念之生灭间,十数年的忍辱谋策、雄图壮志均已如浮光掠影般擦身而去。既生在个有情皆孽、无人不苦的尘世里,只要想,总可以穿过烈火与冰窟,在夜枭独眼的注视下,找到一个赤手空拳的小姑娘,平息她长久以来的恐惧和等待,告诉她:从今后,不再是一个人了。”
  这是新晋古言女神伍倩的长篇小说《匣心记》中,一段如诉如泣的王之告白。在这个争相比拼故事噱头而逐渐淡化文学色彩的言情界,这位北京大学法国文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法语系教授的文字功底引得读者惊呼过瘾。
  说起来,北大真是一个明明可以靠脸却偏要靠才华的地方。八月长安、夏茗悠都是新一代称霸文坛才貌双全的北大佳人。而这位字字珠玑、声声如诉的新晋古言界学霸女神伍倩,颜值上也是毫不逊色。自北大法国文学博士毕业后,现于中国人民大学任教,求学年月里虽深受西方文化熏陶,对古代文学却也有深入浅出的造诣。
  她用《乌夜啼》中的“相逢不尽平生事,春思入琵琶”描绘摄政王齐奢对妓女青田的深情;用李煜《子夜歌》中的“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刻画富家子弟为佳人挥金如土的窘迫结局;用《诗经》中的“墙有茨,不可扫也”形容后宫晦乱的风言风语,甚至连一盘南瓜雪蛤都被写作“金盖覆牙柈,何为心独愁”。此外书中还有大篇幅风月之中的酒令行诗,文采画面拿来与《红楼梦》中的“海棠诗社”场面相比也绝不为过。
  作为一个言情小说作家,伍倩已经足够传奇,她用深厚的文学功底将这段妓女与王的虐恋描写得催人泪下,百转千回。或许又是作为这偌大俗世中的一个平凡女子,她才能将这人世间的爱恨尽收眼底,不失不忘。
  独创“妓斗”引领古言新风潮
  都说“青楼梦好,难赋深情”。陈圆圆、李师师等一代名妓的风流艳事自有各路史料记载,放在唐宋这样的处处烟花夜夜笙歌的年岁里,还会有才子为其创作诗词歌谣流传民间。而青楼内的勾心斗角、买赎契约、床帏之事却鲜少以文学作品的形式公布在世人面前。况且按照以往古言小说的路子,女主纵然出身不洁之地,也必定出淤泥而不染,纯良无害,懵懂无知。
  而在伍倩创作的古言小说《匣心记》中,女主人公妓女青田五岁被家人卖入青楼,十年后摇身成为京城最有名的花魁,这一路的艰辛自然不是一个白莲花女主的设定可以换来的。书中描写了她作为一个身世复杂、情路坎坷的女性,玩心计、耍手腕、哄男人、整贱人,文字表达颇有些厚黑学的味道。
  当一群倾国倾城的美人残忍又冷酷时,似乎分分钟就可以玩弄世界、刀枪不入了。可偏偏她们又是如此柔软而脆弱,为父偿还赌债的对霞、妖冶风流姘戏子的蝶仙、出身富贵的惜珠、娇媚天真的照花、爱财又重情的段二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有独钟,每个人都背负了太多身不由己。在这遍地污秽的浊世之中,芸芸众生深陷泥沼,她们却是那样华光耀目,如日卓午。
  权力的阴谋与纯真的爱情向来不能两全,正如《匣心记》中所呈现的故事情节,一个是绝世花魁,生活在九十九地之下,追欢卖笑地玩弄着感情、伎俩;一个是尊贵王爷,生活在三十三之上,不动声色地操纵着阴谋阳谋。绵长的岁月给予他们的,只有人间的万种丑恶。直到他们相遇,携手站在同一片杳无人迹的黑暗中,背后便不再是荒原遍野。
  然而,?这生命的幕布后——他在万人瞩目中高不可攀,她却只是人群中的一粒尘中尘,他们之间的所有未来逐渐被身世地位的悬殊和外界喧闹的声音而瓦解,仇恨在另一端聚集,举起了复仇的利剑。于是,一切都轰然倒地。生存的江湖里,哪里容得下傻白甜般的幻想,万丈红尘间,他们却始终保留一份赤子之心。
  正如书中振聋发聩的发问:这是一个要付出多少,才能赢得尊重的世界?
  《匣心记》开创古言小说新门类,自腾讯文学连载以来,已收获上千万点击量,预售后连续蝉联当当古代言情小说畅销榜榜首,书中首次全方位、细部呈现青楼真相,赢得人气口碑双丰收。据悉,凤凰联动将斥资8亿打造同名影视及游戏,从青楼名利场到宫廷生死局,又一部精彩IP即将横空出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